孫怡 進化後的平實與簡單
2015.04.05 by Julian Kan

她有自己的堅持,卻不是滿身是刺的仙人掌;她學會做自己,但不以蠻橫的姿態我行我素。飛了半個地球再飛回家,現階段的孫怡已升級為更「進化」的版本。


約訪孫怡的時間,恰巧是她居家複合式商店Sunset即將開幕的前兩星期,店裡的裝潢和展示櫃大致已完工,只剩一些小細節有待調整。從落地窗外就可望見,入門處的左方架了一張設計感強烈、讓人很想躺在上面輕輕搖晃的吊床;桌面和地面堆疊了大小紙箱,裡頭是即將陳列上架的商品。正對著店門口的吧台上擺放了一大束紫、白、嫩綠相間的捧花,在稍顯凌亂的空間中甚為搶眼,卻營造出一種亂中有序、朝氣蓬勃的快樂氛圍。只見女主人親力親為,挽起袖子與大夥兒一同忙進忙出。孫怡從來就不是個嬌弱女子,但即便已臨傍晚快下班的時刻,她依然精力充沛不感疲憊,宛如充電滿格的手機蓄勢待發。原因無他,這是孫怡喜歡做的事情,更是她夢想了許久的心之所向。

行動能力,自小養成

孫怡的夢想,得從她生活在美國的那段時間聊起。由於和堂姊(孫瑩瑩和孫芸芸)感情非常好,中學的時候,她便經常飛洛杉磯找她們玩。「我還記得,大約12歲左右的暑假,我自己打包好行李,跟媽媽說想去美國找堂姊,」她回憶道,「媽媽答我:『我有說妳可以去嗎?而且我沒時間陪妳呀!』我回她:『那我自己去就行啦!』媽媽為了敷衍我,隨口說:『那等妳機票訂好再講。』她心裡可能想,小朋友應該搞不定這些。結果,我請爸爸的秘書幫我訂機票,跟他們說都弄好了。他們大概認為,有親人在,沒什麼好擔心的,便讓我去了。從此很放心地放手讓我一個人做想做的事情。」這些經歷,養成了她獨立的性格;「nothing is impossible,去做就對了。」

18歲中學畢業,孫怡隻身飛往洛杉磯上大學。「堂姊和我都讀南加大(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她說,「第一年,我和她們住一起,後來,因為很想擁有屬於自己的空間─怎麼佈置、怎麼搞都行,可以弄成自己希望的樣子,所以找房子搬到downtown,並學會獨自四處探索。」自己一個人住的同時,她開始結交當地的朋友;「我認識了許多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職業、不同興趣的人,他們的想法、去的地方、做的事情也都不一樣。從這些朋友身上,我發現有好多新東西可以學,好多新東西等著我去接觸,剎那間,我覺得視野被打開了。我本來就喜歡洛杉磯,但直到那時候,我才真正愛上這個城市。每一天,我都抱持挖寶的心情,想追尋不一樣的視覺感官,找一找還有什麼沒被自己看到的美麗景物。」

儘管自己的興趣是藝術和fashion,為了滿足父母的期待,她依舊讀了商科;「爸媽問我為什麼想念藝術,說實話,除了『有興趣』三個字,其餘的我也答不出來─根本不知道fine art可以學到什麼,爸媽的考量確實有其實際面。」於是她選擇商學院中比較有創意的科系─行銷。大三那年,孫怡認識了幾個造型師朋友,由於對fashion有很大憧憬,便一面當他們的助理,一面跟著他們到處玩耍,對fashion的認知也越來越精,大學畢業後甚至擔任過一小段時間的造型師。

美的養分,不斷汲取

「從18、19歲到搬回台灣,對我影響最大的,是偶然間認識的三姊妹,尤其是大姊。」孫怡說。大學時期,她偏好的服裝設計師多半冷門,譬如Victor & Rolf、Comme des Garçons、Hussein Chalayan等等,普通商場或百貨公司根本找不到;「因緣際會,我翻看某本雜誌介紹了一家店,這些牌子裡面都有!我只在紙本上看過那些衣服,從來不曾親眼目睹實品,也沒親手觸摸過,就決定一定要去探個究竟。那家店小而精緻,老闆三姊妹人很好,雖然我很年輕,一看就知道買不起,依然很nice地向我逐一介紹料子、剪裁等等,我實在太興奮了。」此後,孫怡一有空檔就過去,而三姊妹和她也很投緣,把這個亞洲女孩當家人對待,每逢感恩節、耶誕節等西方習俗中應該全家共度的日子,都會邀孫怡一同度過。

其中,又以大姊對她的影響最深;「她們是移居歐洲的伊朗人,後來搬到美國居住,所以很多方面都和一般的北美人不一樣,與我從小接觸、循規蹈矩的華人差別更大。她們為人真誠溫暖,生活態度浪漫隨興,享受生命的每一刻─我覺得她們這種『活在當下』的生活方式好棒!於是,我試著以她們的思維看事情,進而塑造了我現在看東西的角度,衝擊性很高。」有一天,大姊和孫怡一同外出買午餐,途中與修剪路樹的園丁擦身而過;「大姊忽然停下來,指著地上裝落葉的麻袋對我說:『Look at that!That is so beautiful!』當下我完全一頭霧水,不懂她在說什麼,心想,不就一麻袋樹葉嗎?又有一次,她叫我抬頭觀看夜空深淺不同的藍。我漸漸體悟到,原來『美』有這麼多不同定義,而非經過市場包裝的才叫美,自己過往的審美觀還是很主流,受限於公式化的框架。其實,許多東西最原本的樣貌就已經很美,我們是可以被美包圍的,端賴你怎麼看。」

另一個影響她至深的人是祖母,「我奶奶是上海人,她們那一輩的人對細節很講究,那已經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譬如,即便不出門、不見客,只要走出臥房,她一定穿得整整齊齊,絕不蓬頭垢面。或者,在家吃飯的時候,不管請不請客,碗、盤、碟子、湯匙一定成套,看了就舒服。從奶奶身上,我學到重視細節;別人怎樣我沒意見,但在自己的系統裡我很龜毛─咖啡杯和茶杯不混用,吃飯的餐具也像奶奶那樣規規矩矩,或者裡面V領T-Shirt和外面V領毛衣的領口要有一定比例的差距等等。就某一層面來講,奶奶啟蒙了我對life style的興趣。」

處世之道,持續進化

由於太喜歡洛杉磯的生活,又想學習與設計有關的專業,孫怡報考研究所,進入加州藝術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讀平面設計。「另一方面,是想用光明正大的理由留在美國。」她哈哈大笑著說。「念完研究所,我到教授的studio工作了3年─他是美國超有名的book designer,同時和朋友合作成立工作室接case,15年也就這麼過了。」金融海嘯之後,美國經濟因次貸風暴益發低迷,又逢中國崛起壯大,「幾經思考,我覺得不如換個環境,加上真的想家了,希望離家人近一點,所以2011年就飛去北京住了兩個月─去看看也好。」結果,北京和她的想像頗有出入,思鄉之情更加蠢蠢欲動,便決定搬回台北,「下機的第一個感覺是,空氣真好!」

畢竟離家十多年,好些地方必須重新適應。「剛回來的我簡直像個老外,百分之百做自己,說話直接了當,不懂得包裝,一天到晚被我媽唸,說我沒禮貌,」孫怡笑道,「華人說話婉轉,習慣拐個彎,say no之前會先稱讚對方,接著再講一堆抱歉、對不起之類的好聽話,然後才切入正題,3分鐘可以交代清楚的事要講10分鐘。我明白,這跟虛偽與否無關,而是要符合本地的社會價值觀和期待,才不會因自己的言語而傷到人。起初,我是不耐煩的,心裡總會暗自碎唸:『講重點!講重點!』現在好一些了,但還在學習與調適─我盡量取中間點。不過,我不會刻意捧人,也不說應酬話,I say what I mean,不好看的我絕對不會說好看,頂多微笑不語。」

雖然孫怡自認不懂說話的藝術,但她的家教好到沒話說,待人總是溫和謙恭禮貌周到;她笑說,自己在家超任性,把最壞的那面都留給了父母,「我知道這樣不公平,媽媽偶爾也會抱怨,所以我不時提醒自己要改進─他們是最愛我的人,不應該受到如此對待。」這樣的心理轉折,連帶令她修正了某些核心想法;「以前的我總習慣取悅身邊的朋友,希望大家都開心,但年紀漸長,知道無法滿足所有人,於是決定做自己,不再那麼『ㄍㄧㄥ』,我告訴自己,人生就是這樣,don’t take it personally,別人的意見或批判不是生命的全部,做人處世更無法面面俱到,最終,過得了自己這關最重要,凡事問心無愧就行。我進化了。」

夢想久藏,蓄勢待發

剛回台的頭兩年,孫怡在學校教書,「天下父母心,爸媽總會幫子女鋪一條最安全的路,我心想,why not?總得試過才知道合不合適,毋須抱持抗拒心態一口回絕。」做了兩年,她很確定那不是自己想要的;另一方面,植在心田已久的夢想愈來愈按耐不住,亟欲破土而出迎向陽光。與父母商量溝通並獲得首肯,她便全心投入開店計畫。「在美國的時候,我就已經有開店的念頭了,」孫怡解釋,「但美國成本太高,而且我知道自己終究要回台灣的,所以遲遲沒有行動。」不過,她曾與朋友在跳蚤市場租攤,用裝置藝術的概念裝飾攤位,販售符合主題的商品;「舉例來說,如果我們的主題是熱帶雨林,就會選一些繽紛多彩的東西來賣,我們每次都玩得很開心。」

長久以來,有書、有音樂、有家飾的居家複合式商店一直深深吸引孫怡;「我本來就對life style領域有濃厚興趣,每次逛這類型商店都可以消磨一、兩個小時─買衣服反而很快,看幾眼便決定。選擇在這個時候開店,是因為台灣人對生活品質的訴求和生活美學的認知已然成熟,時機相當好。Sunset雖是一家居家複合式商店,但我不想侷限這個空間,它可以是coffee shop或香檳吧,也可以是藝廊,有點小旅行隨興、舒服、超現實的概念,彷彿走到一個夢境裡,用友善的距離推廣美的東西。」至於店裡販售的商品,都是她自己平日會用的東西,品項包括杯盤、花瓶、桌巾、寢具等等,「也有一大部分是我很喜歡,但家裡沒地方放的,」她大笑,「基本上,東西的線條都很乾淨、具實用性,風格偏極簡,卻不是極度極簡─否則有點無聊。」

此外,孫怡還想傳達一個觀念─藝術品應該生活化。「很多人把很貴的磁器或水晶杯買回家,就供在那兒不用了,除非請客或特別的日子才拿出來,我一點也不認同。不使用,這些東西等於沒有價值。對我個人而言,每天起床睜開眼,被賞心悅目的東西圍繞,是讓自己快樂、對自己好的方法。就算與父母同住,起碼房間是自己的吧?床鋪和書桌是自己的吧?何不在能力範圍內,創造一個讓自己快樂的小天地?」孫怡還有一個構思:「我並不想一直賣進口貨品,將來,也許會找某個鶯歌的陶瓷廠商合作,開發生產我喜歡的東西。我沒有惡意,只是純粹的主觀看法─我覺得,我們的許多文創產品仍停留在『觀光紀念品』的階段,這些用具器皿實在很難與家裡已經有的系統契合。我相信台灣的潛力,有朝一日,我們的本土工藝一定能與進口貨平起平坐。」夢想經過去蕪存菁的過程,才能蛻變為實質且可行的計畫,孫怡做到了。就像她喜愛的風格,簡單與平實往往最美。

Photography/藍祺聖
Styling & Executed/Kevin Cheng
Styling Assistant/Chang JiaYuan
Make-up/李昱緯
Hair/Josh Hsu(Flux Réel)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