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成熟而豐碩 嚴仲唐 Jason Yen
2015.01.07 by Julian Kan


前標竿雜誌創辦人暨總編輯Gordon Yen與
敦煌藝術中心藝術顧問Iris Liu公子

早熟的靈魂住在年輕的軀體,並不是嚴仲唐唯一的極端組合。他擁有藝術家必須的感性,也有生意人不可缺少的理性。這一切,全歸功於父母開明的教育方式。

年僅22歲,嚴仲唐已開始從事專業需求度相當高的藝術掮客與策展人。他笑道,或許因為母親懷他時絲毫不避忌,成日挺著大肚子東奔西跑到處看展,讓他於胎教階段便與藝術非常貼近,所以此生注定與藝術結下不解之緣。當不成創作型藝術家?沒關係,他學習藝術評論與策展,依然產生聯結。從另一角度看,這個小夥子的意志還真堅定,他想走的路,任誰都無法動搖或改變,即便繞個彎,最終仍舊走回他設定的路線。幸好父母的態度堪稱民主,給予他一定程度的自由選擇權,否則他的人生肯定很糾結。孰料他竟說起冷笑話:「太安逸平順的生活會讓藝術家失去創作動力、給不出東西,糾結不見得是壞事。」

嚴仲唐坦承,朋友都覺得他是個相當奇特的怪人,許多極端的元素在他身上同時存在;「譬如,我很理性也很感性,有時超摳省、有時花大錢不眨眼,這一刻不按牌理出牌、讓人摸不清頭緒,下一刻又條理分明、邏輯無懈可擊。」他就連求學都很跳躍,「我在很多地方、很多學校讀過書,譬如台北、高雄、上海、倫敦等等,也曾在家自學─爸爸向教育部提案獲得批准。」這和他童蒙時期的願望不謀而合。「很小的時候,我就有一個奇怪的念頭,希望每一年都能住在不同的國家或不同的城市,」他解釋,「所以我一點也不覺得換學校有什麼奇怪。」

不知是天生就如此與眾不同,或者父母任他自由發展,沒沿用框架式的傳統教育法則,幼小的他已認知到自身的早熟。「爸媽一直把我當大人,沒把我當孩童,」嚴仲唐表示,「他們常用各種方式訓練我獨力思考的能力,並且要我學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好壞都由自己承擔,沒人能幫我收拾善後。」

他記得,某一年過年,長輩想逗他玩,給了兩封紅包要他選,一包100元、一包1,000元;「當時的我根本沒見過千元大鈔,所以毫不猶豫選了紅色的百元鈔,媽媽在一旁提醒,要我多考慮一下,可我還是拿了百元鈔。事後,她告訴我,1,000比100多了一個零,代表1,000元是100元的十倍,我若選千元大鈔,就比現在多900元可以用,我才恍然大悟,但反悔已經來不及了。她想讓我明白,未經審慎思考就貿然行動,會嘗到什麼苦果,還有,別急著對不認識的東西說不,抱持開放的心態多研究、多觀察,或許會發現更多驚喜和可能性。」

至於生活層面的獨立,是他在倫敦求學時的學習與實踐。「倫敦的消費水準世界有名的高,隨便一碗唐人街的港式雲吞麵就賣10英鎊,相當於500台幣,」他說,「我寧可把錢省下來看展覽、買藝術品,所以自己買菜自己煮,從一竅不通開始慢慢摸索,到後來已經能做出蚵仔煎、鹽酥雞等等念念不忘的台灣小吃。」成年禮前夕,嚴仲唐最想感謝父母鼓勵他對多元領域的接觸;「因為他們,我的世界如此豐富。」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 「爸媽一直把我當大人,沒把我當孩童,他們常用各種方式訓練我獨力思考的能力,並且要我學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好壞都由自己承擔,沒人能幫我收拾善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