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川普 與眾不同的傳奇大亨
2016.11.02 by Julian Kan

 

從宣布參選至今,唐納‧川普的發言每每引發劇烈爭議。這位精於行銷術的地產大亨能否一路挺進白宮?年底便能揭曉……

 

「我要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這是去年六月中,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在紐約市中心第五大道的川普大廈(Trump Tower)所發下的豪語─這位淨資產達45億美元的全球知名富商正式宣布,將以共和黨人身分參加美國總統大選。再一次,他成功攻占大幅媒體版面,半年多來不斷被熱烈討論。事實上,川普早在1988年便公開宣稱自己有意問鼎白宮,2000年正式付諸行動,但或許時機尚未成熟,最後於選戰初期退出。即便從無從政經驗且不被看好,捲土重來的他聲勢居然一路看漲,超越政治實力無敵雄厚的傑布‧布希(Jeb Bush)─前佛羅里達州長、前總統老布希之子與小布希之弟,黨內初選領先遙遙領先其他對手,美國媒體將這股銳不可擋的旋風稱為「川普現象」(The Trump Phenomenon)。

語出驚人,民調居高不下

表面上,川普的高知名度與直白又粗鄙的競選語言深具話題性,不僅選民的情緒容易受挑動,也讓他的媒體曝光率遠勝其他參選人;不過,從較深層的意涵來探討,「川普現象」的形成,不啻反映出美國民眾對傳統政治人物的不耐甚至厭棄─不少美國人認為,身為「政治素人」的川普敢作敢言,完全沒有華府的官僚氣息,加上他財力驚人,競選期間毋須接受任何財團的政治獻金,因此上任後亦毋須向財團低頭,更不用幫財團護航。另一方面,與民主黨員相較,共和黨員相對保守,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力推的健保改革、加強槍械控管、同志平權、大開移民之門等方案,一再挑戰該黨的核心理念;此時,擅長用非典型訴求給予選民希望的川普,便成為共和黨內保守勢力大力相挺的對象。

譬如,川普先稱墨西哥移民為「強暴犯」,之後又說墨西哥移美人士多為犯罪者,帶來毒品和諸多社會問題,若當選的話打算在美墨邊境築起高牆,阻擋非法移民的「大舉入侵」。此話一出,立刻遭到墨西哥與拉丁美洲移民的同聲譴責,連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也忍不住發表感想:「無論是誰,任何人如果只想築牆而非建橋,就不是基督徒。」不改其強悍性格,川普反擊道:「宗教領袖質疑別人的信仰是可恥的事。我以身為基督徒為榮,成為總統之後,我將不容許基督教持續遭到攻擊和削弱。如果梵蒂岡遭到聖戰團體伊斯蘭國(IS)攻擊─眾所皆知這是伊斯蘭國的終極目標,我可以向大家保證,到時教宗只能期望和祈禱川普當選總統了。」但他或許擔心會得罪占選民結構20%的天主教徒,數日後立即改口,說教宗是好人。

中國也成為川普的箭靶。不只台灣,美國社會新鮮人的起薪長期以來亦普遍偏低,年過30還當「啃老族」與父母同住,舉目茫茫看不見未來在何方,社會彌漫著對現狀失望的大氛圍。瞄準此不滿情緒,川普火力全開,將原因歸咎中國;他大肆抨擊現階段中美貿易關係,痛批中國用商業手段「扼殺美國」,「偷走」美國人民的就業機會,並表示自己若當選定能痛擊對方。談到穆斯林,川普更加口無遮攔,他甚至提議全面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此番言論立即引發軒然大波,各地穆斯林社區、白宮、聯合國難民署、乃至共和黨議員和候選人一致譴責他發言不當,違背美國基本價值,這也是他至今為止引發的最大風波。儘管「反川普」聲浪高漲,依舊無損「鐵粉」對他的支持。不過,川普畢竟是一個無比精明的生意人,眼光精準且深知「買家」的好惡,所以接二連三的脫序言語究竟是真心話或者作秀,恐怕只有他自己心裡有數。

年少有成,從富裕變富豪

現年69歲的川普生於紐約市皇后區,上有一姊,下有二弟一妹,父親是一名白手起家的地產開發商,專門在紐約市皇后區與鄰近地區興建公寓,供中產階級租賃或購買,家境相當富裕。由於幼年的川普既調皮又難管教,父母遂將他送往紐約軍事學校(New York Military Academy,一所軍事化管理私立寄宿學校),之後,他申請進入赫赫有名的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就讀,主修經濟。打從大學時代起,川普便進入家族公司見習,藉由實務操作吸收課堂上學不到的商業知識;待大學畢業,他的個人資產已達20萬美元(相當於今日的100萬美元)。1971年,25歲的他搬到繁華的曼哈頓,社交圈和眼界亦不可同日而語。

川普自認比父親有野心,將營建華美壯麗的豪宅與現代化商用大樓列為拓展的目標─不僅能賺取較高利潤,還可藉此提升公司與家族形象。1974年,在曼哈頓擁有大片土地的賓州中央運輸公司(Penn Central Transportation Company)宣告破產,30歲不到的川普在父親首肯之下購入被拍賣的多筆土地,分別改建為大型會議中心與高級住宅。隔年,他離開父親羽翼成立川普集團(the Trump Organization),以一千萬美元買下鄰近紐約中央火車站的老舊旅館,歷經五年的運籌帷幄,說服市政府給予40年減稅優惠,不惜耗資重金禮聘名師設計新穎亮麗的旅館外貌,於1980年重新開幕為君悅大飯店(Grand Hyatt Hotel)─此舉堪稱他房地產事業的重要里程碑。舉世聞名的川普大廈則於1979年正式動工,單中庭即有六層樓高,牆面以粉紅色大理石裝飾,氣派非常。那段時期不啻為他事業的一波高峰,幾乎每隔幾條街就有以川普為名的摩天大樓。

作風大膽,幾度大起大落

愈做愈得心應手,企圖心也愈來愈大,川普逐漸將投資範圍延伸至房地產以外的領域─開設賭場和度假中心、經營航運、入主環球小姐與美國小姐選美會等等。可惜好景不常,1990年美國房市不景氣,川普集團因擴張太快資金周轉不靈,欠債達90億美元,川普泰姬瑪哈賭場(Trump Taj Mahal)和川普廣場飯店(Trump Plaza Hotel)遂相繼於1991和1992年宣告破產,他的個人財務也面臨重大危機。為重整旗鼓,他成立了川普旅館賭場集團(Trump Hotel & Casino Resorts),卻因經營不善,獲利全部用來支付貸款利息,2004年底,川普第三度宣布破產。接著,他再將川普旅館賭場集團重組,更名為川普娛樂休閒公司(Trump Entertainment Resorts),股票上市後大漲五成,「錢」景儼然一片大好,無奈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公司在2009年申請破產保護,負債17億美元以上。目前他仍是董事長,但已卸下執行長一職。

一個人事業的成敗除了大環境、能力等因素,個性亦是極重要的關鍵。從川普製作兼主持的實境節目《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中,不難窺視他的人格特質。基本上,他超愛出風頭,並認為高媒體曝光率有助其事業的推升,所以他很喜歡談論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成就,總是高調地將金碧輝煌的富豪生活展現大眾眼前。看在富了好幾代的老派世家大族眼裡,川普的行徑簡直就是跳樑小丑之流的暴發戶,但他一點也不在乎,多年來始終我行我素,連競選時亦是如此。同時,他極為自信,有一股近乎狂妄囂張的霸氣,而自信與剛愎自用往往只一線之隔,導致他的事業幾度大起大落;不過,憑著不肯服輸的狠勁,他每一次都能迅速調整步伐重新奮起,不曾被失敗擊倒。或許,崇尚英雄主義的美國人,正是因此才喜歡他?

梅開三度,偏愛東歐美女

川普的婚姻生活和他的事業一樣充滿戲劇性。他的第一任妻子伊凡娜(Ivana Trump)來自捷克,曾是滑雪選手與模特兒,兩人1976年相識於紐約,隔年隨即舉行盛大婚禮。伊凡娜不只空有臉蛋與身材,還非常精明幹練,內舉不避親的川普遂任命她為集團副總裁,負責旗下所有產業的內部裝潢,夫婦二人堪稱紐約高級社交圈的指標人物。他倆育有二子一女─小唐納(Donald Trump Jr.)、伊凡卡(Ivanka Trunp)與艾瑞克(Eric Trump),三人目前都是川普集團的執行副總裁。伊凡娜幫夫運超旺,1980年代的川普事事順遂,孰料離婚後沒多久便遭逢第一次破產。據美國媒體報導,1990年川普全家前往科羅拉多州滑雪勝地亞斯本(Aspen)歡度耶誕假期,某一天,一個名叫瑪拉‧梅寶絲(Marla Maples)的小牌女演員趨向正準備滑下坡道的伊凡娜身邊,微笑著說:「妳好,我是妳老公的情人。」她不僅主動揭發了這段謠傳已久的婚外情,還登堂入室地當上第二任川普太太。

事後,伊凡娜曾表示:「最傻的女人,是苦等前夫結了五次婚之後,還到處哭訴他忘恩負義—我絕對不會讓自己的生活就此毀掉。」聰慧的她快刀斬亂麻,拿了巨額贍養費便迅速抽身─據說包含了2500萬美元、一幢價值1400萬美元的豪宅、以及每年35萬美元的生活費。恢復自由身的她開設了自己的公司,販售化妝品、女裝、首飾,動手寫書寫專欄,還受邀客串電影《大老婆俱樂部》(The First Wives Club)演她自己,雖然只有一句台詞卻超級經典:「Don’t get mad,get everything!」而瑪拉和川普的婚姻僅維持了六年,兩人生了女兒蒂芬妮(Tiffany Trump)。現任妻子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也是個東歐美女,原籍南斯拉夫(現獨立為斯洛維尼亞),婚前是模特兒,曾與許多大牌攝影師合作,並非沒沒無聞之輩。川普與她愛情長跑近十年,直到2005年才正式迎娶她,她為川普生了幼子拜倫(Barron Trump)。假使川普入主白宮,化「川普現象」為「川普傳奇」,梅蘭妮亞將是美國史上首位來自國外的第一夫人。

 

Julian Kan

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文字風格典雅並具有強烈畫面感,彷彿電影鏡頭似的,引領讀者或遠或近觀看受訪者的精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