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樂、海神,與始終如一的天才少年
2017.12.12 by Christine Chen

張愛玲曾說:「出名要趁早呀!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Andy Warhol則相信在未來每個人都有成名15分鐘的機會,然而,真正的出類拔萃不只是曇花一現,還能歷久彌堅。

鋼琴家嚴俊傑首次在國家音樂廳演出時才14歲,除卻在舞台上精湛的高超演奏技巧之外,他最憾動人心的始終以他樂章裡真摯的情感。走過青春,如今嚴俊傑則懷抱對古典樂的熱情,ㄧ面教育下ㄧ代青年才俊,ㄧ面以他個人綿薄之力將音樂之美傳遞。本期《WE PEOPLE》特別邀請嚴俊傑親自駕馭Maserati Levante,以海神Maserati獨到三叉戟帥氣外型,結合馳騁時如同拉赫曼尼諾夫《第三鋼琴協奏曲》奔騰又細膩的樂感,感受完美工藝的極致。

嚴俊傑三歲學琴,後來一路在音樂班,師承陳美富與魏樂富,十三歲獲第三屆國際柴科夫斯基青少年音樂大賽第三獎,後前往德國漢諾威音樂學院,拜俄國鋼琴大師凱爾涅夫為師,自此活躍於國內外樂壇,其演奏足跡遍及歐、亞、非、南北美洲世界五大洲,曾以獨奏家身份與多位指揮名家及著名樂團合作演出。返台後目前為台灣師範大學專任助理教授,亦為近年台灣在國際舞台上表現亮眼的中生代鋼琴家。「我小時候就很喜歡彈琴, 雖然現在已經回想不起原因,或許因為獨生子的關係,特別習慣與鋼琴為伍,當時並沒有一定要做音樂家的想法,卻因為履履參賽得名而產生了成就感與滿足感,便開始走上這條路。」

不同詮釋下的聆賞體驗

事實上至今已有數百年歷史的古典樂乍聽有些高深莫測,但也正因經典從不受時間限制,因此從巴哈到貝多芬,對古典樂迷而言依舊如數家珍,堪稱經典中的經典。嚴俊傑表示:「雖然是相同曲目,但樂迷們聽的是不同演奏家的詮釋,以及如何在傳統之中尋求新意的表現手法。也正因如此高標準,在演奏時每個環節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才能有一次難以忘懷的演出。」這也很像Maserati Levante,雖為SUV定位,外型卻融入經典跑車精神,並輔以Maserati與Ferrari於賽車場上的動力核心工藝結晶,讓內外兼修的極致完美,呈現出純正Maserati血統下令人讚嘆的海神風範。

畢竟,任何環節的缺失皆或多或少影響表現,特別是在不同國家演奏時,無論鋼琴、演奏廳或是觀眾對演奏家的期望皆截然不同,像是「德國氣候乾燥,琴彈起來比較脆,亞洲較潮為濕觸鍵的感覺很不一樣。但無論身處何地,對演奏家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把心中既有的想法,發揮到最理想的狀態。」而且古典樂跟拍電影很像,相同劇本在不同導演的解讀下,會產生迥異的敘事手法,演奏家也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歷與特質,表面上沒有語言的詮釋,但實際透過樂句漸強、漸弱,會產生上揚與下降的差異,「上揚通常是渴望,下降是詠歎。」演奏家便是透過音樂無形的抑揚頓挫,開啟了觀眾在生活中另一層面的想像,因此「重點不是觀眾聽不聽得懂演奏者的詮釋,而是透過這樣聆賞的經歷能啟發你對其它事物的想法。」

盡顯義式時尚紳士品味

尤其嚴俊傑的鋼琴老師從小便經常帶他到戶外登山,加上在德國念高中時的人文訓練,讓他相信「流浪、漫步、大自然」的重要性,比如歐洲曾盛行的狂飆突進運動代表人物如歌德、席勒等,皆關注於表達人類內心感情的衝突和奮進精神。「因此他們一直有種藝術家是飄泊的概念,像李斯特有很多曲目也都是在旅遊時書寫的,因為藝術就是心靈上的旅行,它會映照到我們的情緒,古典樂也是如此。」因此嚴俊傑喜歡爬山、露營等戶外活動,也曾在南美洲開演奏會時,撥空登上秘魯印加文明遺跡「馬丘比丘」,或至美國加州演出時,趁閒暇造訪「優勝美地」,因為他深信走進大自然能讓他在詮釋不同曲目時產生更多的想像可能。

於是在飄了雨的下午,襯著琴聲悠揚的前提,嚴俊傑坐上了駕駛座,我們ㄧ同在蜿蜒裡體驗Maserati Levante優雅外型下,狂放不羈的跑車DNA,以及採用Ferrari 原廠調校的3.0L V6 雙渦輪增壓引擎,讓加速時美妙的聲浪席捲車內聽感。而50:50的前後車身完美比例,讓他充分體會人車合一的快感,以及主動式電子懸吊系統下可迎合各種路況,始終如一的完美駕駛體驗。

不過,在這一小段微出遊之後,嚴俊傑又要投身繁忙之中,不只是教學及後續演奏計劃,還包括明年即將登場的「國際台北大師鋼琴藝術節」,然而他所有的馬不停蹄亦悄然見證了他對古典樂不變的深情。

Christine Chen
無可救藥的老派性格,耽溺獨立電影與英式搖滾,熱愛一個人旅行;總是在前往喝酒的路上、喝完酒的路口,或在酒館裡。
  •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