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逃囝仔的成熟之路
2017.09.19 by Wendy Chou

翻開鄭宗龍的簡歷,從萬華街頭到雲門舞集,人生經歷洋洋灑灑,如江河奔瀉。現在,他已年過四十,學會與時間和平相處,並專注於每個當下。平日過著繁忙而穩定的排演生活,週末時就在閱讀和植栽裡度過,由日常培養出堅韌的耐性,支持他成為雲門2的靈魂支柱。


2002年鄭宗龍以舞者身分加入雲門舞集,在羅曼菲的鼓勵之下開始編舞創作,十二年後他從林懷民的手中,正式接下重責大任,帶著兩位老師的信任與期盼成為雲門2的藝術總監。鄭宗龍不負眾望,賦予了這個年輕團隊和雲門舞集截然不同的全新姿態,率領《十三聲》、《來》、《在路上》等作品躍上國際舞台,國內外媒體及舞蹈評論家們都不吝讚譽,有人說他舞得精煉、淋漓盡致,也有人形容他技術高超、膽識過人,然而,這麼多的聲音都比不上在他遭受挫折、跌到谷底的時候,來自於生命中的兩位貴人,為他點燈、指引方向的一席話。

那句溫柔而有力,猶如電流刺進心坎的話

醫院嗆鼻的藥水味和陌生的病床也許可以耗弱她的生命力,卻無法抹去她的溫暖與力量。羅曼菲的轉動讓世界起了漣漪,也在朋友們、學生們的心裡劃下迤邐波紋。那一晚,排練結束後,鄭宗龍奔往和信治癌中心醫院探望,曼菲老師用纖細的雙手攥住他的憂悒,她說:「我給你力氣,我給你力量」。《曼菲》紀錄片首映會後,也就是一個月前,這個故事早已被媒體們大肆報導,但是當我們走進雲門排練廳,近距離聆聽時,才真正地從耳朵進到了心裡面。排練室裡靜悄悄的,眼前的鄭宗龍眉頭微皺,堅定的眼神彷彿走進了回憶的漩渦,而雙手像是要把空氣全都排擠開來似的緊緊握著,「你知道嗎?她生病了,卻甚至比我還有力氣,就這樣掐著我,說要給我力量」。不想面對現實、創作遇到瓶頸時,他時常回想起這份溫暖。逆境原來不可怕,背上曼菲老師的樂觀精神,轉個身,就走出來了。

雲門2創團藝術總監羅曼菲。(Photo by 劉振祥)

在雲門跳了四年後,鄭宗龍的脊椎舊傷復發,使他不得不放棄專業舞者一職,轉向幕後編舞工作。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轉換空檔中,林懷民請他當司機,用另類教育替他上了一課,「當時,我開車接送林老師,路途中跟他聊起創作上遇到的困難,還有生活上很多矛盾。我記得非常清楚,下車前林老師說了一句話:『No Fear』。」這句話就像電流般傳遍全身,剎那間,彷彿醍醐灌頂,「我好像又找到了跳舞的動力,拾回遺失的勇氣,雖然不知道要跳去哪,但是因為這句話,我又能往前了一寸」。林老師像盞明燈,用簡短卻耐人尋味的話語給予提點。心靈相通之時,再平凡的一句話也能帶著你一步步向前行。

▲(左起)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鄭宗龍、布拉瑞揚與黃翊(Photo by 劉振祥)

從老師的影子裡走出自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採訪前,我們榮幸見到鄭宗龍排練的模樣;工作時聚精會神、全神貫注,我們也不自覺地屏住呼吸跟著投入。只見他又站、又跪坐在舞者面前,身體與身體彷彿就要貼上,隨著舞者的肢體,時而張揚、搖擺與跳躍,時而發出聲響爽快地呼應對方表示鼓舞,同時也看得出來他給予舞者很大的發揮空間。鄭宗龍的完美主義承襲於兩位雲門前輩,不過他笑笑地表示:「只有在工作時這樣啦!態度對雲門是一種尊重,這點我深受雲門影響,但是如果連生活也要求完美的話,就太痛苦了。」他回憶起剛開始創作時,有時候會被自己某個行為舉止嚇到,「突然發現自己怎麼動來動去都是太極,都是武術。我怎麼跳著跳著就變成《水月》去了?又或著『這個片段好像在曼菲老師作品中看過』的錯覺。」鄭宗龍認為模仿是學習的必經之路,我們從老師那裡獲得學習的養分,因此很容易用相同的眼光和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情,但是當自己有這份感知時,就是改變的時機到了。怎麼把好的東西留下來,把不是『我』的部分剔除掉,是每個創作人都應該學習的課題。

▲鄭宗龍排練時,全神貫注的模樣。

能力越大,責任越重

巴西知名作家Paul Coelho的著作《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裡有這麼一句話:「夢想意味著,行動。」身為編舞家,他的行動就是透過舞蹈,捕捉美好感受。透過身體傳達訊息給別人,然後得到觀眾的共鳴,他說這種感覺很難用字眼去形容,所以今年十月他將帶著全新舞作《捕夢》邀請觀眾走入夢鄉,藉由肢體親自告訴大家:「舞蹈,很好」。

跟著鄭宗龍一起工作的幕後團隊說,他是個很謙虛的人,不認為自己是「老師」,而是團隊裡的一份子。「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大家也是如此看我。大眾認為我的人生就像穿溜冰鞋一樣在高速公路上滑行,好像很順利、沒什麼挫折,但其實我的內心世界是非常蜿蜒的,有時候掉到泥沼,困故在流沙裡動彈不得。」自我要求再加上別人的矚望,讓他永遠渴望更多,當現實不符合期待時,要怎麼做才能達成這份冀望,是他現階段的主要目標。

鄭宗龍新作《捕夢》創作概念由夢境出發。(Photo by 楊雅淳)

現在的鄭宗龍,不再因為創作靈感撞牆期而感到挫敗;學會了用心靈感受時間的流逝,而非妄想抓住它。雲門教會他的事,不僅有身體的流動與構成,更包括了那份堅不可摧的精神,當你以為來到生命低潮時,告訴自己:「No Fear」,從此再也沒有怯陣害怕。當年那個與網咖為伍的七逃囝仔,早已褪去了青澀與模仿,背負上老師們的祝福,引領年輕後輩們走向屬於他們的燦爛輝煌。


雲門2全新舞作《捕夢》,購票訊息請洽:雲門2

有別於《十三聲》從土地與傳統出發,《捕夢》回歸純粹的舞蹈本身。鄭宗龍從遊走萬華街頭的觀察者,變身為沉靜的捕夢人,拐入迷離幻異的境地,要以最單純的身體、顏色、服裝與聲音,喚醒遺失許久的「美」。


PHOTO 張國耀

SPECIAL THANKS 雲門2

 

Wendy Chou

輔仁大學織品服裝學系畢業,曾短暫居留北歐,過著與瑞典人整天Fika,偶爾獨自流浪的日子。喜歡走廢雙腳的深度旅行,最近迷戀上泰式火鍋,擁有兩隻六公斤的貓咪。

推薦文章
  1. 在獨立中享受人生 捷騰廣告有限公司副理簡歆瑜Annie
    2009.06.04
推薦影片
  • 雲門2《十三聲》(Photo by 劉振祥)
  • 雲門2《來》(Photo by Gia To)
  • 鄭宗龍新作《捕夢》(Photo by 楊雅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