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岳夫專欄】造就隨時可賞花的都市
2015.03.05 by 陳岳夫

只要一朵花,空間的氛圍就能隨之改變。倘若每個人都養成擺放花束的習慣,何愁台北以及台灣其他城市不變成美麗的花園都市?

這次過年,我趁著比較長的假期,一個人到日本走走,順便跑了兩個馬拉松。雖然是二月時節,還不到日本最熱鬧的四月櫻花季,但是在日本這個國家,走在路上賞花看花,倒成為我到東京的一種習慣。我所說的賞花看花,就是不管在大馬路旁,或是百貨公司車站旁,就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花店,販售著各行各業的花束或小花盆。我常常想,其實政府不用一天到晚為了要賞花而要辦花展花博。倒不如善用這些旁大的花費,好好地來教育民眾如何喜歡花,喜歡買花,喜歡在家插花。這樣比較容易成為一個美麗的花園城市吧!

對我來說,漫步東京街頭,路邊的諸多小花店,或百貨公司、車站旁的小花攤,都是令我眼睛一亮的事情。西方人喜歡花,這點電影裡常見,許多家庭戲的場景中,總少不了大把大把的鮮花。有時,鏡頭帶到大門玄關,無論玄關的大小,泰半有一小瓶插花。他們跟朋友見面也常送一把花,花出現在西方人生活中的機率,似乎比我們東方人高許多。

一樣是東方的日本呢?在我看來,也差不多要超英趕美了,只是花的量整體似乎沒有西方人那麼龐大。在日本常看到的景致,是一尊小花瓶只插著一枝花,就是所謂的「一輪插花」,要不然,就是我們隱約聽說過卻不甚了解的花道流派─小原流,草月流……。日本人將插花視為一種精神的追求,是一種極高的藝術境界。比對日本人的簡潔與西方人外在的熱情表現,顯得內斂許多。講這個似乎太心理學了,得請教專家才是。

不過,在東京街頭,你真的很容易看到許多小花店。換作台北,更不用提外縣市了,實在不容易找到花店或者小花攤。在台灣,恐怕除了婚喪喜慶出現大量花卉(不然就是店家開幕,表演開始等等),花的功能好像拘泥於對愛情的表現較多,並沒有如此隨和、普通地深入一般家庭,更遑論成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位於亞熱帶的寶島台灣四季如夏似春,是少數的產花王國,縱然有些北國的花卉仍需進口,但花的價格與日美歐相較,簡直便宜到唾手可得,和我在日本街頭看到的花價比起來,台灣的花真是物美價廉。我們重視吃,顯然比重視生活的美感高出許多。

我常在東京亂逛,銀座也好,青山、原宿也好,各處的百貨公司也好,還有車站,只要一看到花店或攤位,我十之八九會靠過去看一看、嗅一嗅。然後用很近的鏡頭拍攝各式各樣的花,讓畫面裡只充滿花。閒來再仔細研究一下,自己認得的有哪些?哪些在台灣很少見?一般東京的花店或小花攤不會只賣切花,也供應許多小小的、已經插好的盆花。這是店家的設計,希望方便顧客隨手買一盆,拿回家放著點綴欣賞,或送給親朋好友,又或者只是情人心血來潮買來送給另一半。通常,這些小盆插花都是五彩繽紛,往往吸引我駐足留連捨不得離開。回想起來,以前畫油畫的時光,我的作品便大多以花為主,靜物作品反而少許多。或許我覺得花在燦爛的綻放之後,只能用畫筆留下才不會枯萎。

台北花店少之又少,一般人大概是怕麻煩吧?因為花會枯萎,還要處理照顧,且大多數人覺得買花的費用並不便宜,枯了只能丟掉很是浪費錢,不然怎會說花很花錢呢?可事實上,我常在演講的時提到,家裡隨手擺一小盆花,或者只插一朵花都好;一朵小小的花會讓整個空間滿室生香,同時花因顏色不同,會給家中的空間帶來另一種生機。大家千萬別小看一朵花的力量,它是一具單獨、鮮活的生命。不相信的話,請你等下就去花店買幾朵花,回家拿個空瓶或杯子插上,相信你會被這些小小彩色的生命振奮,連精神都不禁活潑了起來。

重點是,台北的花店在哪裡呢?其實,這需要依靠我們市民生活習慣的養成,不是只在拜拜,生日,離職,結婚等特殊場合才用到花。花不是只用來過節,它可以輕鬆地出現我們的生活裡,我們也可以隨興地進入花花世界,用花為我們居住的台北市不再灰濛濛,最起碼,在自己的空間裡添加生命的色彩。這不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嗎?我真的期待,台灣不是只在花卉市場或大花店才能看到花,而是三五步之內,就可以很容易地看見許多花店。這樣,台灣許多美麗城市,才能真正成為一個個美麗的生活都市。

陳岳夫

肖龍天蠍座,艋舺人。英文系畢業專講日文,室內設計專業卻一直動手寫文章。是設計師也是翻譯作家,是專欄作者也是個部落客,喜歡懶在家卻常出國旅行,不讚美設計卻一直評論旅館。現任澔岳國際設計工作室負責人。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